声明:本网站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概不负责,请联系站长删除

二傻作恶(长篇记事《寨里村往事》节选之七)

2020-01-10

 
      

傅银昌纳妾抢亲之事鸡飞蛋打,白费了心机,虽然多方掩饰,还是传了出去⿲。一时间乡里人议论纷纷╳,都在咒骂傅银昌无品无德,傅银昌前一段夸官所留下的些许欣喜之情已经荡☎然无存。

可是,此事却喜坏了他的兄●弟傅二傻。傅二傻是这个家族中,品行最坏、最不争气的家伙┍,平时仗着家族的势力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。傅银昌为顾及家族脸面,常常当作弟兄的面训斥他,责令他收敛自己的行为。这次,傅银昌的丑事εїз传出,傅二傻不禁兴高采烈,现在你竟然还做出这样丢人的事,咋还有脸管我?于是更加肆无忌惮Υ,为所欲为。

傅二傻早已看上了他家北面不远一家的傅张氏。这傅张氏年近四十,高高的个子,精明强干,丈夫早逝,留下两儿一女,大↔儿老张在外村扛活,小儿张柱儿年龄→尚小,女儿小巧刚满十六▨,家里极为贫困。二傻久欲霸占张氏,可张氏性情暴烈,挑逗多次都被严词拒绝。过去他怯于?昌大哥管教◑↔↕▪,不敢下手强占,现在可以放开手干了。├

这一天端午节刚Ⅲ过,张氏在门口洗衣服。二傻站在家门口远远望去,看见张氏那雪白的╦╧两臂,隆起的胸膛,淫性大发。他叫来一个同族堂弟小黑商量▀,说“咱俩儿晚上把她干了&▌rdquo;。这个小黑也是街痞流氓,看堂哥有这意思,说“只要哥哥敢当,弟就敢做&╪rdquo;。二傻说:“怕个吊,把她干了就干了,谅他也求告无门。¤”又说:”咱俩说好,我晚上叫开门,张氏◎归我,那个小巧也是大姑娘了,归ч你。”

这一天恰是阴天,夜里伸手不见五指。二Щ۩๑傻兄弟约ζ定,到了半夜喂饱牲口以后动手。这个二傻人高马大,一身蛮力。他翻过院墙,@跳进院子,开始敲张氏屋门。敲了半天没人应声,就喊:“婶子开门,我是二傻,让你舒坦舒坦。”张△氏在屋内破口大骂:“你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东西,你坏事做绝,会断子绝孙的。快滚!”

叫了半个时辰,张氏骂了半个时辰,二傻着急就用脚踹门,门又结实,怎么也踹不开。二傻心急得火烧火燎,小黑又在后面催,他猛然摸到旁边墙上竖着一个梯子,心想屋门不开,就上房揭瓦。他登✿。✿着梯子,爬上房檐,窜到屋顶,扒开十几页屋瓦,手抓住房椽溜Ⅶ进屋里,打开屋门让小╢黑进来。

此时张氏惧怕二傻加害于她,正抱着张柱儿在床上发抖,小巧被惊吓地在旁边哭泣。二傻进来?g不及╱╲待地扑向张氏,先一把将张柱儿拉开,把张氏按到床上,张氏拼命反抗,二傻挥手两耳光把张氏打晕,正欲行事,忽听≈小黑说“我和▓小巧咋办?”二傻厉声■说:“把她拉到车轱庵里弄。&rεdquo;随之在张氏身上大发淫威,足足有半个时辰,待张氏醒来时已经无力反抗,只有无可奈何地哭泣,直至再次晕了过♀去。二傻再次蹂躏,▊直到黎明时分才℡穿衣离去。

同时,这个浪子小黑抱起小巧就往街门〦外的车棚里跑,任小巧怎样哭打也不放手。在车棚里的平板车上,小黑剥掉了小巧的裤子,残忍地进行强暴,可怜的小▶巧鲜血淋漓,不省人事。小黑见小巧一动不动,以为∑致死了人命,吓得提起裤子§就往家里跑。从此小黑就得了谁也看不好░的疑症,不吃不喝,疯疯傻傻,半年不到一命呜呼。事情传开后,村里骂声不断,都说:“人不报应天报应,到了阴曹地府,阎王爷也不会轻饶了他。”

到了天明,张氏醒来不见了小巧,就到车轱庵里找,↔这才把小巧背回了家里,灌了半碗米汤才苏醒过来。

事情过后,张氏气愤不过,找到乡长傅银昌告状,傅银昌佯装惊奇:“不会吧,真有这事?我查查看。”过后仅让二傻派人为张氏修补了扒坏的房顶,之后就不了了之。张氏几次欲寻短见,皆∽因儿女尚小,不得不忍辱θ负重,静待儿女长大。可大儿老张血气方刚,张氏劝阻不住,上门找到二傻讲理,反被二傻的狗腿子暴打了一顿,伤势过重,不久死于非命。张氏害怕二傻等人再对小巧下毒手,就托人给她寻了一个婆家,急急忙忙嫁了出去,自己忍气吞声,只等张柱儿长大再为自己报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