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明:本网站文章和图片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概不负责,请联系站长删除

官逼民反(长篇记事《寨里村往事》节选之六)

2020-01-10

 
      

肖碧燕撵走了傅银章,心里也在打鼓。这个傅银章背后站着的傅银昌,平时在√人前耀武扬威,不可一世╝,这次碰了一鼻子灰绝不ω会善罢甘休,Ψ但不知他会怎样报复。她想起自⇔己的父母亲,父亲身为国军的一个副营长,母亲身为团部的发报员,⿻竟因被人举报有通共嫌疑,一夜之间双双冤死,自己不得不连夜逃命流落异乡。看来,这里也不是久居之地。想到这里,不禁流下了眼泪。后来又一想,怕什么,大不了也是一死,陪父母于地下。

过了几天,她上√午刚刚下课,见院子里站着λ一个青年,年约二十五六岁,大眼睛,高鼻子,胖瘦适中。她感到有点眼熟,♨却一时想不起来,就笑问:“你,找我吗?”

青年笑着说:“碧燕,你忘了吗,我是∑曹十一呀。”

“啊!想起来了,你是小曹,我爸的勤务兵。你怎么来到这里?”碧燕不禁惊喜,急忙把青年让进屋里,递上了一杯水。

“你让我找得好苦啊!肖营长在南阳遇害以后,当晚我们十几个老部下全都四散奔逃。我沿路向东北逃到开封,Ы回到原阳老家。听人说,你可能来官东县投亲,歇了几天我就离家找你,沿着贾♡鲁河,转到丈八沟,一路询问,有人说这里去年来了一个老师,这才找到了你这里。没想到,真的是你。”曹十一高兴地说。

“你说得对。那天晚上我被老营长送出南阳城,塞给我二十块钱关金券,说找你大姨去吧。我走了一个多月,才来到官东县城北的黄河边我姨的那个村子,一打听才知道前些年日本鬼子来村烧杀抢掠,姨妈已经遇害,表ↆ哥也逃得不知去向л。日ψ本投降后,那里又有一支共产党的↖游击队在活动,县¤大队天天在抓共产党,我才一路向南逃到这里暂且安身。”碧燕说罢就去烧火做饭。

曹十一当晚就在学校教室里住下,白天和碧燕说话,?商量着以后咋办。

就在第四天夜半时分,学校院子里突↓然闯进三个大汉♦,一脚踹开碧〡燕的屋门,喝令σ:“肖碧燕,快穿上衣服跟我们走!”≥肖碧燕感到是傅银昌报复来了,她穿上衣服问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这三个人并不答话,两人架起肖碧燕就往外走。

这时在教室睡觉的曹十一已经听到动静,翻身起⊙床,推开门大喝一声:&ldq∟uo;你们这伙歹徒,想要干啥?”飞起一脚把一个人踢翻在地。那两个人放开肖碧燕,一起来打曹十一,喊着“哪里来的野小子,敢管我们的事,想找死!▣▤▥”

这曹十一在部队当过三年勤务兵,早就练就了一身辗转腾挪的功夫,三拳两脚就将三人打翻在地,一脚踩在一人身上问:“你们是干啥的?不说我两拳打死▶你。”

一个人战战兢兢地说:“我们是乡公所……”另一个人立即打断说:“我们是赌钱输了,想抢几个钱……&r―dquo;

曹十一已经意识到,这是傅银昌乘黑夜来抢人的,这三个人一定是乡丁无疑。Υ此刻№该怎么办?还是先把他们赶走再说吧。他喊了一声:“本人曹十一,是专门行侠仗义的Σ。今天暂且放过你们,以后再见你们为虎作伥,决不轻饶。快滚!”三人爬起来,钻入黑夜之中,逃之夭夭。

肖碧燕受到惊吓,已经泣不成声,拉︵住曹十一的手,不┐住地说:&*ldquo;这可咋办?这可咋办?”

曹十一仰天长啸,喊着:“肖营长,老天爷不让人活了。我们该咋办啊!”

两人对坐到后半夜,曹十一突然站起说:&ldq✿。✿uo;罢罢罢!官逼民反,不得不反。咱这就回到黄河边上,也拉∪起一支队伍,劫富济贫吧!大不了咱跟共产党一块干。”

“就按大哥说的〦办,造Ⅸ反!”碧燕说罢,立即收拾衣物,打了一个小包袱,两人一起连夜逃出村子。待到第二天,三个乡丁和傅银章一起向傅银昌汇报抢亲被打之事时,肖碧я燕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傅银昌觉得这事做的窝囊,本身又是见不得人的勾当,不能对外声张,只好暗暗查访肖碧燕的下落,就Ⅰ此放下。

以后过了不到一年,县西北部农村就出现了一支队伍,〤县政府称之为土匪,这支队伍的司令就是曹十一。傅银昌听到到后,暗暗叫苦,惧怕曹十一前来报复,不得不日夜↔提防。